翛然

唔,(咸鱼一只)在下翛然,请多指教!【这是我的名片请笑纳】

【喻黄】

*篇幅较短*
*略ooc*
*存在小小私设*
*小小发糖*
*祝食用愉快*
action

    黄少天牙龈肿了,

    蓝雨庙举庙欢庆。

    李远激动得泪流满面:“没想到我有朝一日能体会一下耳根清净是啥滋味!”

    卢瀚文倒是小小心痛这个叨叨叨的前辈,“前辈是吃太多秋葵了嘛?”

    “尼采次秋葵!!”黄少天口齿不清地嚷嚷,

    喻文州抿嘴,努力压下嘴角勾起的丝丝笑意:“咳,都去训练。”

    个人的单项训练如往常有条不紊地完成,

    但到了分组对抗就不太友好。

    黄少天的垃圾话炸了满满一个屏幕:

    “竟敢嘲笑本剑圣看本剑圣戳死你”

    “pkpkpkpkpkpkpkpkpk”

    “不要秋葵不要秋葵不要秋葵”

    “你跑什么跑本剑圣要教你做人跑什么跑跑什么跑”

    “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看我的落樱式剑影步银光落刃”

    “猜猜哪个是我哪个是我”

    “今天中午我要吃水晶虾饺大闸蟹糖醋排骨”

    “牙疼什么的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

    郑轩抹汗:“压力山大”

    好不容易熬到休息,该去吃糖醋排骨的黄少天却不见身影,“你们先去吧,我去看看。”喻文州摆摆手,微微蹙起眉头,转身进了训练室。

    在座位上只看见一只气息奄奄,人命危浅的黄少天。

    “少天?”喻文州低低唤黄少天的名字,

    “*×#%#×**”

    “???”

    牙龈肿了也不会这样不适吧?喻文州疑惑,撩开黄少天刘海,把额头凑上,

    似乎不太妙!

    喻文州果断向队里请假,架起黄少天,踉踉跄跄走出蓝雨。

    “*×#……%*+”黄少天把头搁在喻文州肩上,紧闭着眼,一脸怨气地嚷嚷着。

    “等等好嘛,先去医院。”

    “*#:×~%医院”

    “好好好,不去医院,你先站起来。”

    黄少天无动于衷。

    喻文州扶额,果然生病了就不好对付。

    折腾半天终于连哄带骗,又背又抱带着黄少天拿了药回到家。

    “少天?”喻文州撩开被汗水润湿的刘海,再次俯身轻唤。

    黄少天赏了一巴掌。

    喻文州愣了愣,不怒反笑,“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少天。”

    把药准备好,喻文州便把黄少天扶正,捏着下巴,一勺一勺逼黄少天喝下。

    “唔!”

    这药着实苦,呛了几口黄少天就拒绝开口,咬着牙一个劲往后仰,睫毛挂着水珠,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

    “好好好,少天,我们不喝药了,来喝点温水。”

    无动于衷。

    “少天?开口,我们吃糖。”

    无动于衷。

    喻文州只好找来蜂蜜,抹在少天唇上,“少天?”

    似乎见效。

    喻文州赶忙趁热打铁,送一勺蜜水到少天口中,顺便买一送一送上一大勺子的药。

    “唔嗯!!”

    “okok,这次真的是蜜水。少天,乖,开口。”

    又是一勺蜜水送一勺的药。

    “嗯哼!”

    “没了没了,”喻文州抓牢快掉下沙发的黄少天,“真的没了,我们去睡觉吧。”

    把黄少天严严实实裹好,喻文州才放下心来,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经被折腾出一身汗,但看看黄少天疲惫的脸,只能更无奈地作罢,

    “这次就先放过你好了,”

    喻文州轻轻抚开黄少天的刘海,

    “但是我收利息的。”





   

   

【男神x你】

*聊天体*
*张佳乐x你*
*篇幅短小*
*略ooc*
*祝食用愉快*
action

  你:乐乐!!明天我就要比赛啦!!快祝我顺利!!

  某乐:呀这么快!那祝你好运,赢了请吃饭

  你:反正花的是你的钱,略略略

  某乐:……

  某乐:感觉坑了自己一把……

  你:hhhhhh

  你:跟你说今天看到一个穿洛丽塔裙子的小姐姐!!炒鸡漂亮!!!

  某乐:哎,有图没

  你:没有,有也不给你

  某乐:说好的资源分享呢,

  你:当初那包薯片也没见你分享给我,

  某乐:……

  某乐:不是给你其他了嘛

  你:艾玛!快快快!!还有一分钟!!不然要下线了!!

  某乐:……

  某乐:晚安

  某乐:好梦

  你:……

  某乐:最后一分钟留给一波晚安

  某乐:明天顺利

  你【突然脸红】:嗯,晚安



看海的花


    阳光正好,

    海风正好,

    卷一卷薄荷味的恬静,

    悠悠点起。

   
    眉眼弯弯正好,

    嘴角上扬正好,

    琉璃般的眼瞳,

    泛滥着鲜亮的海蓝。

    礁石温度正好,

    隐隐汽笛欢笑,

    发丝撩过脸颊,

    线条温柔正好。





【疯狂给 @P.H.Wang 打call!那张看海的乐乐真的难忘,献一首打油诗,请笑纳。】

【樵夫x河神】

,*ooc预警*

*小短文预警*

*私设预警*

*祝食用愉快*

action

“唯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樵夫家有一条奇怪的祖训:

    不许招惹河神。


    年轻的樵夫表示很不理解,河神是谁?为什么不许招惹?自打樵夫还是豆丁一般大时,知道这祖训后,这两个问题便常常从他嘴里冒出,但樵夫的父亲却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每次都以“因为这是祖训”糊弄过去。但最近他却给樵夫一个新的回答:“唉,我们已经连着几代没见过河神了,你也不必往心里去,大概我们是与河神无缘了。”

 

    樵夫应允下,却怎么也按不住内心的好奇,心心念念就想见到河神,樵夫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背着父亲,樵夫偷偷向村里的老人打听见到河神的方法,在老人怪异的目光下,樵夫终是讨到主意,又不免被一群老人唏嘘哄笑闹得脸红。


    “到村里最清的一条河,丢你的斧头下去,不一会他就出来了。”


    樵夫反复咀嚼着这些字,忙完活,便急匆匆地提了斧头披着暮色向最清的河赶去。“咚”樵夫把斧头丢进河,站在岸边专注地盯着河面,亮晶晶的波光晃得眼疼,樵夫却不敢移开视线,生怕错过了什么。但始终只有暮光在水面上跳跃的痕迹。


    河神没来。


    是不是没看到?樵夫解下颈间挂了二十几年的长命锁,狠命一摔,复坐在岸边静静等着。


    河神一定很漂亮。樵夫等着,胡思乱想着,白皙的面庞,灰褐的发,唔,应该还有软软儒儒的声音。樵夫忽的愣住,明明没见过面,为何自己对他这样熟悉?




    斧头落入水,正在小憩的河神只能无奈地睁眼自嘲笑笑“睡觉都不能了哟”然后接住斧头,准备浮上水面。


    “年”河神瞪大了眼,骤然停下,剩下的话全卡喉咙里了。尽管几番转世河神还是一眼认出这个在他心尖上的人儿。“难以置信,他来看我了。”河神喃喃道,缓缓放慢呼吸,静静地,温柔地在心口描摹他的模样,却始终不敢出水面见他。


    知道的,见了面对谁都没有好处,还不如就这样贪恋地看看他。


    仅有的几缕暮光终恋恋不舍地抽身离去,温度下来了。河神捏着长命锁,暗暗为樵夫担忧,会不会冷着了?“快回去添件衣物吧”,却又不期望他离开。起身了!河神心头一紧,只见他拍拍裤子上的灰,转身点了一路繁星,离开了。


    “啧啧......”河神沮丧地坐在残有樵夫体温的河岸,揉揉苦得发疼的心口。




    “去哪了?”樵夫的父亲一脸严肃,樵夫还沉浸在没见到河神的低落之中,便漫不经心地回到“没。”  “你链子呢?”  “丢了。”  “混账东西,不是说不存在河神你瞎参合啥?”  “又不代表我见不到!”  “哼,不识好歹。”于是接连几天,樵夫天天带一点他的小收藏,干完活就守在河边,等着。


    已经是最后一件了,樵夫无奈,但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簪子入水便再无音讯。大概是真的不存在吧,我瞎掺和啥?拖着满满的疲惫,樵夫准备离开。




    樵夫再来,河神差点疯掉。为何还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残忍啊!河神眼巴巴地望着樵夫,又不敢离了水。你知道这种等的煎熬吗?百年百年地等着,每一次见面后又却是同一个悲剧......河神颤抖地抱紧自己,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樵夫,自言自语,“我想伴你共度余生,别再丢我一人可好?”回答他的却是樵夫姗姗离去的背影。


    连着几天,樵夫天天守河,河神天天在水面下徘徊,冲破水面的欲望越来越难抑。当河神伸手接到那枚青绿的玉簪子时,理智崩溃了。


    这是我送他的。




    “年轻的樵夫哟,这些是你掉的吗?”


    逆着柔柔的月光,镀了银边的河神似真似幻。


    “河神!”樵夫驻足,“你为何不肯见我?”


    “我出差啦。”河神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小小私心,笑盈盈望着樵夫。樵夫将信将疑,冲河神伸手,“过来。”河神依言靠近,被樵夫一捞,拥进怀。“我之前好像见过你。”樵夫把下巴搭在河神肩上,似乎这场景先前就发生过无数次,到现在这样做只剩一片自然与恬静。


    “没有哦。”声音果然是软软儒儒的。


    “不信。”樵夫紧了紧扶在河神腰间的手,莫名安心。


    “真的。”


    底气不足。


    “哼。”


    樵夫没把见到河神一事告诉父亲,若是说了,自己恐怕再无法见到河神。日复日,周复周,月复月,年复年,樵夫干完活便和河神守着一条河,将空气染成淡淡的粉色,没有漏下那一天。现在,樵夫已经能十分肯定自己先前见过河神,可能是上一辈,也可能是上两辈,并且和现在一样,沉迷河神无法自拔。


    樵夫现在能明白祖训为何这样写了。


    而河神认真记着每天的味道,刻骨铭心,末了时间还是宣判了美好的凋落。


    “我要成亲了。”樵夫对河神说。


    “......好”河神黯哑回答,苦得令人想吐。


    “我希望你能来。”


    “......好”就当是送别。


    大婚之日,河神依言来了。还是一身素服,挂着浅浅的微笑,溢出淡淡的苦味。他还是那么好看,最后一面了,河神的视线不愿离开樵夫,跟着他翻飞的衣摆,转了一场,最终停在面前。“新婚快乐。”


    “新婚快乐。”樵夫堵好河神的口,给了一个漫长的吻。


    惊世骇俗。


    在场的乡亲们惊得两人入洞房了还未把下巴收回。


    老樵夫的黑发一夜愁白,看着樵夫抱着河神回房,五味杂陈,“混账东西......祖训该卸下来了。”


    又是难以置信,河神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冲晕了头,糊里糊涂和樵夫拜过了堂,正在入洞房。美好到河神仅剩颤抖,怕一伸手梦就碎了。


    樵夫轻车熟路解了河神衣服,细细密密吻上,“我爱你。不管是上辈子、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我就是我,哪个我都只愿与你共度余生。”











认真画姑娘,果然黑白灰调比较合心。

【霸图】你给我躺下

*私设预警*
*日常*
action

    霸图的宿舍是两个人一间,

    这是张佳乐来到霸图后最不能忍的一件事。

    若单单是与人合宿也不至于此,

    问题是与他同宿的夕阳老人林敬言同志有十分诡异的早起癖好。

    六点半的起床时间,夕阳老人似为了证明自己的活力,几乎天天五点半就在宿舍里折腾。

    “停!老林!你躺下!”

    终于,张佳乐忍无可忍,从床上跳起,把林敬言吵得欢快的闹钟一巴掌拍掉,戳着林敬言的脑门把他按回床上。

    “张佳乐!”林敬言同志一脸惊恐,“我是直的!”

    张佳乐呼一巴掌框过去,“直什么直!起那么早干嘛?留时间库管啊?”

    看张佳乐眼底泛着黑晕,咬牙切齿盯着自己,林敬言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吵到他了。

    “抱歉抱歉,吵到你了,我保证下次不会,你快去睡吧,瞧你那黑眼圈,去吧去吧。”

    林敬言忙开口把半梦半醒的张佳乐哄回床上,然后一切照旧,只是原本就轻的动作放得更轻了。

    然轻眠的张佳乐还是一声不漏地全进耳朵去了。

    “我一定要把那聒噪的破铁块砸了。”

    张佳乐疲惫地躺在床上,愤愤地嘟囔,转眼又迷迷糊糊睡过去。

    是夜,当宿舍里响起平缓均匀的呼吸声,一个黑影披着夜色悄咪咪从抽屉里摸出个小物件,照着大敞的窗口一抛,完美!

    黑影侧耳细听楼下传来一清脆的声响,才摸回床,喜滋滋盖上被子,准备一觉天明。

    5:30   一片寂静

    5:35   仅闻浅浅的呼吸声

    5:40   “滴滴滴,滴滴滴”

    张佳乐猛睁眼,一脸大写的不可思议,偏头,隐约看见一个黑影窸窸窣窣起了床,向桌的另一头走去,按掉闹钟,去了洗漱间。

    张佳乐红着眼挣扎起身,拉开抽屉,伸头一瞅:大大小小站了一排各色的闹钟,感情这是有收集闹钟的癖好?

    “噢!”张佳乐痛苦地闭上双眼,“饶了我吧!”


【为乐乐点灯】

【喻黄】句子

*一句情书*

*即食*


TO:黄少天

       我每夜都拥着对你的思念入眠。

                                                                                                         晚安

                                                                                                        喻文州



【男神x你】假如男神看到了你黑照

*小段子*

*ooc预警*

action


叶修

    “哟~”  

      叶修伸长了手,紧紧捏着手里的的照片

    “这我媳妇?”

      他弯弯眼角,眯起了眼打量着照片和你

    “听哥说句公道话,媳妇你整过容吧?”


《叶修已死,有事烧纸》《没事媳妇,你整失败了我也爱你啊》《叶修今晚又睡沙发系列》《然后拿了你黑照当头像》



乔一凡

    “......”乔一凡默默盯着躺在桌上黑照,一时间竟没能收回目光

    “!!!!天呐!我媳妇真......真......真可爱~”

      忖量片刻,乔一凡决定假装没有看见过它

      还细心地将它翻过身,压在书下,只露出了一角


《突然想起黑照没收好的你冲进来寻觅》《一凡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一凡摘下耳机,露出不解的神情》《没事没事,你突然安心》《一凡勾唇一笑》



张佳乐

    “啥???”张佳乐瞪大了眼

      没忍住一抖,薯片落了一地

    “哈哈哈哈这我媳妇!!”

    “对不住哈,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媳妇别扣我零食啊!!》《论百花缭乱为何突然战斗力下降》《论张佳乐为何突然面如菜色》



孙翔

    “这什么?”

      孙翔从你手里抽走你准备销毁的黑照

      ......

    “媳妇你真丑啊”孙翔看着照片感慨


《孙翔又睡地板》《二翔为何如此耿直》《二翔你这样媳妇会不要你的》



黄少天

    “哇!我媳妇真是格外清新脱俗哇!”

      黄少天举高照片,正准备接着话题往下扯,忽的瞥见你微微泛红的眼,硬生生吞下那段到了舌尖的说辞,转而道

     “哎你看嘛这里不有个单车哪天我们去xx骑单车啊听说那里很好玩的哦很好玩的到时候你别跟不上我本剑圣可是样样精通骑单车肯定不在话下话说媳妇今晚我们吃啥要不要去吃河蟹啊我知道北区有家店超级好吃......”


《气氛突然缓和》《所以你先还我照片好吗》

《单车仅占照片1/n还是模糊的》《烦烦视力真不错》




喻文州

      你眼疾手快地拍向照片

      然而还是被看到了

    “你在收拾相册吗?”

      你听到他温润的声线,点点头

   “需要帮忙吗?”

   “要要要,外面有个相册,帮我拿进来,谢谢。”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颔首,“好”

      待他出去,你才抬手,看到照片时瞬间懵了  

      这只是一张十分正常的照片,

      这就说明......尼玛黑照在相册里!!!

     “OK已保存”


《喻文州你一定是故意的!!》《是你让我拿相册的》《你一定是知道的!!》《不知道》




【对不起蠢翛写不下去了】【哭唧唧】